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精创文苑

精彩文学网络写手作品专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秋冬还会再来蓑衣樊  

2017-07-31 19:52:42|  分类: 最美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庐山杯”《中国最美游记》大赛

征文作品

 

秋冬还会再来蓑衣樊

作者:张修东

 

进入初伏不几天,因去淄博参加“国际东方散文奖”颁奖会,方知其中一个采风点是到蓑衣樊。开始以为,蓑衣樊,会是一个景点名称,没大在意。在手机上搜索“蓑衣樊”,才知道:明末清初年间,有一樊姓人士看到这里北依大河,南傍芦湖,河渠纵横,风水极好,于是定居于此,定名樊家村。《东方散文》杂志的作家介绍,樊家村旁生长着一种不易腐烂的白茅草,村民用来编制成厚厚的像衣服一样的蓑衣,穿在身上,与头上戴的斗笠相匹配,晴则遮阳,阴则挡雨,成为农人日常用具。相传清人罗国俊农忙时节来到樊家村,目睹三五农人身披蓑衣在田间劳作,随口叹到:此真乃蓑衣水乡也。从此,樊家村改称蓑衣樊,这应该是最为久远的“乡村记忆”了。

蓑衣樊村位于山东淄博市高青县东部,处于大芦湖湿地自然保护区中心位置。随行的同事介绍,2011年蓑衣樊村率先在全县进行土地流转3000亩,推进有机种植有机治理,实现了种(种植)、养(养殖)、娱(娱乐)一体化的农业发展新模式。关于大芦湖,罗国俊作《过大芦湖》,诗曰:密云荫浓白鸟飞,水天一片绕柴扉。何人识得湖中乐,稻花飘香鱼正肥。好一幅曼妙的水墨图画啊。白鹭齐飞,稻成香熟,水草丰茂,鱼虾蟹肥,难得一派人间仙境。生活在仙境里的人们,灵魂开窍,思路开阔,几年时间,生存于大芦湖湿地周边的人们,围绕“黄河风情,湿地风貌,生态庄园,湖畔特色”的理念予以梳理改造,2013年建成“国家级美丽乡村”,时隔一年,又荣膺“国家级乡村旅游模范村”“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”……三面环水,环境优美的蓑衣樊,在美丽乡村建设上,首当其冲,首屈一指,渐渐有了知名度。

我们在夏天去蓑衣樊,是极好的时节。这里,近观与远眺,到处是花红叶绿,植被繁茂,正如人生的青壮年,生龙活虎,生机盎然,加上眼前阵阵细雨飘洒,温柔扑面拍打,远处细雨蒙蒙之中虚无缥缈,海市蜃楼般虚幻,着实滋润感化了这片热土上的一切生灵,彰显着大自然的亲切和友好。走近蓑衣樊村,几尊卧在草丛里、公园内的蜗牛清新醒目,身上背着沉重的包裹,两眼炯炯,注视着每个从它面前经过的人和物。蜗牛,一生不知道“放下”,终生背着沉重的全部家当并视为珠玑宝物,这便是以慢为荣的生活方式,要不,这里怎么能叫国际慢城呢!同游蓑衣樊的《东方散文》总编憨忠先生在《高青之慢》中写道:一个“慢”字,似乎与这片土地有缘。自打夏商周一路走来,她就与高青结伴同行……

先前,我曾写过一篇文字《当前慢》:

当前慢,发现和醒透的启程,品味和体验的沟通,咂摸和揣摩的机遇,欣赏和赏读的平台,笃定和珍惜的表现,高贵和淡雅的标识。当前慢,不会是错过,一定是路过;不会是一代而过,一定是认真来过;不会是白驹过隙时间飞逝,一定是轻轻地来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雨声慢,失却了短急,打击乐会更动听。风声慢,彰显着温柔,似是一群人在秩序逡巡。语速慢,贵人多语迟,流出的是新鲜和吸引。人生慢,是暂且把不切实际的理想放一放,把对人际关系的不正常看法沉一沉,把时下浮躁的心智模式调一调。

我经常不自觉地慢下来,看看“书虫”不费吹灰之力越难字趟笔画多的字,由此觉得生命的全部意义崇尚“大无畏”精神。不自觉地慢下来,晴耕雨读,健魄修魂,于是有了新的遇见、偶遇和顿悟。时不时看看蚂蚁爬树,顺势体味蚂蚁的生活艰辛和达到极顶的快乐,更增添了自我把握的勇气。当前慢,是心灵丰盈,灵魂净化,修行延续。

慢下来,不容易,但是只要有一颗平静的心,有一个暂时休憩的情,有一尊时刻朝拜目标的神,当前慢,便有了灵性,有了神性。

慢,也给人带来了灵感。漫步4000亩的旅游湿地,节奏慢下来了,忐忑的心情淡下来了,一行百余人等慢慢悠悠步行,被眼前无穷极的风光所感染。一座“安澜”的铜牛静坐黄河口拐弯处,哞的一声,叫醒了黄河,唤醒了河水,于是乎,黄河咆哮起来,水流湍急起来,看来,只有这铜牛能镇住河妖压住水怪,顿时,黄泥汤似的黄河水静水流深起来。黄河风一吹,湖中的芦苇们躁动起来了,林中的小鸟们聒噪起来了,路边的花草们欢呼起来了,它们交头接耳在私议我和我们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陌生人……

说不出的什么香气弥漫天际,在空中蔓延,叫不上名字的花朵铺陈在整洁的大道两旁,显得清新。近处,是红红的黄黄的白白的姹紫嫣红的花;远处,沟河纵横,水水相连,芦苇成片,荷花点缀,细看那荷池藕塘,荷叶们手牵着手,荷花们争奇斗艳,与岸上的人们媲美抗衡,莲藕们根连着根,互相比着粗壮和健康,团结的像一个爷爷的兄弟姊妹孙子孙女。行走在田埂间,确确实实成了一种惬意的享受。

夏天是热情的,它把人的影子在地上聚焦成一点,人似乎显得更为温热了;如果有机会把影子拉长,估计会凉快些,也会与大自然的气氛更和谐完美。人,就是太在意自己,太看重自己的言行和存活质量,也把自己看做是自己所有,如果有一天,学着大自然的度量,学着天和地的作为,“以其不自生”,估计也会“故能长生”,更不会觉得温热湿润冷暖自知了。

泱泱黄河水肆意流淌,河道里的沙地被冲积成小岛模样,构筑成一幅幅绝美的风景画,立足于前,使人流连忘返。我迅疾地按动快门,将这美景录入相机,以便回来分享给文友亲朋,让他们也同我一起游蓑衣樊,观黄河水。

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,地不在广,有水则灵。人常说,水多的地方灵气就多,就像一个爱笑的人,运气自然好一样。水,既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资源,也是装扮美景的不可或缺的布景。漫步于蓑衣樊村周边的湿地,水汽浓郁,湿度适中,有时是虚无缥缈烟波浩渺的仙境般,有时是一望无边遐思无限的广袤般,身旁的景象简直有点目不暇接。我想,要是在秋冬来蓑衣樊,会是更爽洁的感觉。花枯叶落,冬雪披撒,披一蓑衣,持一鱼竿,稳坐渔船,垂钓筏舟,那是一种什么意境,看来只能活在我的意念中了。我向往这种无忧无虑的生存方式,当然,现实生活中,又有谁不希望自己健康、自由、体面、殷实地活着呢,这是最基本的目标。

大概是来村里的作家诗人和旅游团的人众多,晚上我和天津作家张智民、高青作家郑书元等,住进了拥有上下铺、能容纳十几个人的“拓展一号”集体宿舍,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。梦中,我拥有了一排平房,一爿小院,一池鱼塘,一坛花草……

第二天,我和同室文友相邀,走到村头一块水稻田,体验一把江北水乡的韵味。沿着高架的木板铺地、铁管栏杆的曲婉长廊,我和文友不停地与绿色的稻田合影,以高屋脊的民房为背景。与稻田一路之隔就是大片荷花池。白白的,红红的,红绿相间,异彩纷呈。荷叶大的像一张张绿色的餐桌面,估计就是赶上雨天,摘下一枝荷叶,也能挡风遮雨。我想,这么大的叶面,加上莲子,莲藕,荷叶粥……这些组合起来形成的荷花宴,应该是一个创举,期待下次再与蓑衣樊见面,能食之有味荷花宴。

看着蓑衣樊的一切,我在想,如果说,芦苇是大地的美发,那么荷叶就是绿色的裙衩;如果说,黄河是中华民族的魂,那么黄河水就是中华民族的脉络;如果说,生态农业是现代化农村的新名片,那么自信自足自我陶醉的生活,即是人们永不停息的追求。

惬意蓑衣樊!

到蓑衣樊去!仍是我今年秋冬的一份计划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