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精创文苑

精彩文学网络写手作品专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刺青  

2016-08-27 19:29:11|  分类: 第三届中国龙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刺青

 山东  紫竹

天色阴沉,蜻蜓低飞,远山烟雾缭绕,眉目不清。

母亲过生日,她不远万里,回归故里。一袭洁白的超短裙,勾勒出少女窈窕的身姿。

推门,迎接她的是母亲诧异的目光:“这丫头都这么大了,怎么这么不知好歹?怎么能穿裙子呢?”

母亲爱怜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。女儿的一双腿修长匀称,嫩白如莲藕,只可惜……

目光很快定格在女儿的脚踝,咦?只见女儿的脚踝上,一朵素雅温婉的蓝莲花刺青幽幽地绽放着。

往事悠悠,或许,每一朵刺青的后面,都隐忍着不为人知的痛处吧!

小时候,父母工作忙,她在山区奶奶家度过童年。山区的孩子都是散养的,上山下河,爬树掏鸟,一个赛着一个野。女孩子也毫不示弱,就算顶着“疯丫头”的头衔,也照“疯”不误。

村长家里有一条狼狗,皮毛铮亮,吼声高亢,相貌狰狞。平时脖子上套着一个锁链子,如同一个门神一样,守在村长家门口,威严得很。

村里的小孩子都怕这条狼狗,经过村长的门口,恨不得插翅飞过去。万不得已必经此路时,得屏住呼吸,蹑手蹑脚,心惊肉跳地走过,即便是如此小心,这条狼狗还是狂叫不已,脊背往往透着寒意。

村长房子后面有一片小树林,树林里有几棵枣树,正是小枣红脸的季节,这成了村里几个孩子垂涎欲滴的所在。他们隔三差五地搭伙去光顾一番,安抚一下肚子里的几根馋虫。那时,树林里有多少棵枣树?那几棵枣树上的小枣熟透的程度,他们肚子里都有一本小帐本,门儿清。

那天,他们又一起去小树林,奶奶给她买个小皮球,稀罕得睡觉都得搂着一起入眠。当然,皮球得与她随行。她好显摆,又不和小伙伴们分享玩具的乐趣,一路上紧紧地捧着皮球。惹得那几个小伙伴眼馋不已。

还没走到村长家门口,就听到那只大狼狗警告的低鸣声,几个小伙伴打着哆嗦,簇拥着,勇敢地往前走,毕竟,前方有太多的诱惑在等着他们。刚走到村长家门口,那只本来趴在地上,吐着舌头,半眯着眼的大狼狗忽然窜了起来,扬着脖子,冲着他们凶神恶煞般地尖利地吼起来。其中一个孩子发了慌,大喊一声:“狼狗来了,狼狗来了……”

几个孩子经不起这一喊,乱作一团,撒腿开始跑,混乱中有人推了她一把,手中的宝贝皮球可就不老实了,蹦了几蹦,直奔村长门口而去。她眼瞅着心爱之物在地上撒欢,哪还顾得上怒吼的狼狗?在惊吓中紧跟着皮球追过去,刚把皮球攥在手里,喜悦之情还没落下脚呢,就感觉脚踝上一阵剧痛,那只凶恶的大狼狗哪能允许外人入侵村长家的“领地”呢?它毫不怜香惜玉地一口咬在她的脚踝上,鲜血透过裤角淌了出来,她疼得撕心裂肺地大哭:“妈呀!……”

这一声痛哭,揪人心肺,疼在几个人的心头,经年不散。

天暗了下来,屋里也阴了,“咔嚓”一道闪电,映在母亲沉痛的脸上,紧接着,“轰隆隆”一阵雷声响在上空,母亲打了一个寒战。她拉了拉母亲的手,一只胳膊环在母亲的肩膀上,脸贴在了母亲的脸上:“妈,会过去的,暴风雨要来了……很久没有看到家里的蓝天了,这次我的运气真好,一定能看到瓦蓝瓦蓝的晴空!”

妈,山区的空气好,没有雾霾,雨后的山区,天空蓝得那么纯净,树林绿得那么葱郁,童年的脚步遍布山林的每一个角落……好多年了,我一直在梦里听到山林的呼唤,树林在风雨中哗哗作响,她们好像在说回来吧,回来吧!你是山林的女儿!我们血脉相连,割舍不断

大雨倾盆而下,雨柱噼里啪啦地拍打着窗户,伴随着隆隆地时断时续的雷声,屋里的光线渐渐地明亮起来。

母亲若有所思,“好多年过去了,你脚踝上的那道伤疤一直是扎在我心头的一根刺,为了你爸,也想拔去,但一想到,你是一个女孩子,那丑陋的伤疤让你失去了很多机会。还记得那年夏天,你哭着回来说以后再也不穿裙子的事吗?……”

妈,那时我还小,不懂事。

所以,我恨你奶奶。我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她竟然没有照看好。让你从小就留下心里阴影。

妈,其实,这不怪奶奶,你是太心疼我了。那是一个意外,谁也无法预料。那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劫,却成了你心头上的一个结。不过,是结,就有解开的一天。

雷声若有若无,气息渐弱。雨不知什么时候小了,淅淅沥沥地,好似山林里的蚕娘精心吐出的银丝,也好似奶奶被创伤纠结成的白发。一大片浓淡不一的阴云抱成团儿,被风催促着向天边赶去。天空的一角掀开了淡蓝色的一页。一缕微弱的阳光透过窗,斜淌在了她的脚踝上,那朵蓝莲花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。

“孩子,你真的不介意了吗?”母亲温柔地捋了捋她的短长发。这孩子是长大了,以前,不穿裙子,不留长发,就和假小子没两样,没想到离家这一年,大变样了。

“妈,每一个痛处都有结疤的一天。而放下,是一朵绽放在疤痕上的刺青。”

她们的目光聚焦在那朵蓝莲花上,“妈,你看,经历苦痛历练的蓝莲花,多么圣洁无染?”她转了一圈,“你看,多么有立体感?多么有个性?多美?”她的脸上洋溢着喜悦。

母亲笑了。

一家人驱车向山区进发。远处,一道彩虹架在天边,仿佛通向山区的那座石拱桥,也仿佛奶奶那驼成期待的身影……

 

 

【作者简介】:宫佳,笔名:紫竹。盛京文学网一笑文学社小说版主编。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。出生在美丽的山东省威海市,从小爱好文学,从2007年开始一直坚持写作,从中体会文字带来的快乐和心灵脉动,渴望在文字的长城里,修一道篱笆,享受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的人生意境。作品入编《2016中国当代作家文学精品》第一卷、第二卷年选。部分作品见于《文学纵横》、《当代工人》等杂志刊物。在盛京文学网、青藤文学网有个人文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