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精创文苑

精彩文学网络写手作品专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果敢香蕉,醉人的香  

2016-08-01 12:39:53|  分类: 第三届中国龙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果敢香蕉,醉人的香

湖南:熊建家

 

我和表侄站在临敢一座不算很高的山坡上,一片莽莽森森的香蕉林呈现眼前,使我大吃一惊。吃了几十年香蕉,面对如此茫茫无边的香蕉林,并认真地用心察看,是我生平第一次。何况置身在异国他乡。

已经是香蕉就要成熟的季节。虽然盘口粗的茎杆倔犟地直立在田头地间,可到底经不住一串一串香蕉的重力拉扯,阔大的叶片已显得力不从心。好在主人早有准备,大多数的香蕉串下,已用小木棒作好支撑,否则盆口粗的茎杆也难免东倒西歪。沉沉而略带微黄的香蕉串更会相互碰撞,一有风吹草动,也会弄得遍体鳞伤。势可遮天蔽日的蕉叶,此刻除顶端几层叶子依然青翠欲滴,其余部分难免绿中泛黄,叶体也是伤痕累累的姿态了。

家叔,您还没见过这么宽阔的香蕉林吧?当我出神地端详着香蕉园的时候,陪我前来的远房表侄粱善这样问我。

我说:是呀,我还真没看过如此多的香蕉呢。怕有千多亩吧?粱善说:是。去年只有800多亩,今年又购进了400多亩。

不简单!我说。

粱善告诉我,果敢的香蕉园只是他的部分产业。在国内他还经营着三家汽配城和一家酒店。夫妻俩整天忙得不亦乐乎。

粱善表侄看我年纪大了,想让我走出国门,感受一下生活在另一种制度下的人们的生活实况,同时感受一下和家乡不一样的风土人情。于是,他总是极力邀我出来走动走动。当然,吸引我来果敢的另一深层缘由,是我对果敢这块地方的人文历史怀有浓厚的兴趣。

沿着香蕉树夹着的小道,我们下到山脚的一条河边。

河堤两岸长满密密的灌木和杂草。河床里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石块,大的石块立在水中,让请冽的河水绕道流去。小的石块在河底星罗棋布,水在高高低低的石头上奔流,水面卷起变幻莫测的浪花。我和粱善选了一块露出水面很高的巨石坐了上去。这块巨石白中透红,清晰可辨一条条黑色纹线。石面很平整,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。我们坐在石头的边沿,不时用脚撩起水花。时不时有一阵悠悠的风迎面拂过我们的面颊,让人心畅无比。我想象不出,世上还有什么地方坐着,比这石块上坐着会更舒服。

四周很静,耳际只有潺潺的水流声。

我突然对奔流的河水有了兴趣。清澈的流水悠悠地从高处下来,碰到隐藏在河底的石块,便粉身碎骨般,化作点点洁白细碎的浪花跳起来,瞬间降落,继续平缓地流去。在这静寂的世界里,观察着无穷变化的水花,我顿时觉得水流便有了鲜活的生命。于是我想,人的一生,不也象这流水一般地生长与消失吗?

看什么呢?叔。粱善打断我的联想。

我回过神来。说:看着流水,我便想起了你的父亲。你乃父在果敢激起过精彩的浪花,可他的生命在人生驿站,消逝得真是太快了。

粱善的父亲叫粱丙贵。十几岁的时候便随我的表叔去了果敢谋生。在果敢,他扛麻包,拾垃圾,做苦工,下死力,只要能挣钱的活,他都干过。成年后与一位华裔果敢女子结婚,生下粱善。尝遍果敢生活的艰辛,为了粱善顺利成长,他将在儿童时的粱善送来我家寄养。我当然知道表兄的意思。因我家住昆明,相比之下条件比他好些。更主要的原因是,他们认为祖国的生存环境比果敢要容易和安全得多。

事实证明:表兄丙贵的这一举措是对的。

表兄丙贵,通过数年艰苦奋斗,至而立之年,便略有家资。表嫂是位很贤惠的女子,对家尽心尽力不说,对丙贵照顾得也是无微不至。夫妻俩过着牛郎织女般的生活。他们很快便用积攒的余资,盘下了十几亩的香蕉地。常言道:洒出多少汗水在土地上,土地就会给你多少果实的回报。这话一点不假。几年下来,丙贵小俩口,就成了当地的殷实户。其中,粱善在我们家生活,免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,他们的发迹,毫无疑问,也有我们的一份功劳。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复。此言不虚。正当丙贵两口子顺风顺水,起早贪黑挥臂大干的时候,正当他们的家道蒸蒸日上的时候,一个凄风苦雨的夜晚,丙贵被当地的暴恐分子,加害在他们苦心经营的香蕉林里。其时丙贵还不到四十,正是生命之花盛开的时候。当地维持会的安保人员,装模作样地调查一番,结果不了了之。我想,丙贵的死,其中不乏暴恐分子仇富的缘由,但其它的因素亦无法排除。

粱善就在我的家里长大成人。虽是表侄,我们也视同己出。这孩子很听话,很懂事,小小年纪,从不与同伴争吵。上完初中,他自己执意不再上学。我便介绍他去一位朋友经营的厂子里学习修理汽车。

朋友很快反馈信息过来。说从没有见到这样勤快懂事的孩子。而且生性聪明,肯学肯钻,什么东西,一教就会。多次夸粱善说,真是棵好苗子。我听了很高兴。我想九泉之下的表兄丙贵听了,一定也会感到欣慰了。

我把思绪收回,端详着眼前的粱善。

高高大大的粱善,此刻已站立在石块上,正瞧着他那漫无边际的香蕉出神。因为河中位置较低,他的眼神就成了仰视的姿态。远方的天际蔚蓝蓝的,几丝浮云不时从高空中快速掠过。

粱善在朋友的汽修厂学了不到两年,就回家与我说,要我为他铺底,他要自己办修理厂。我一听吃了一惊,说,你还小,没有经验,先帮师傅干几年再说。没想到平时懂事听话的孩子,在这个事情上表现出惊人的执拗。我说一千条理由,也改变不了他打定的主意。最终我也只有妥协了事。不过我给他申明:他办厂创业的资金我给垫上,也算是送给他的成人礼。以后成败,我不再负责。粱善听了,连连点头。斩钉截铁般对我说:叔,请您放心。您给我办厂的钱,我会归完给您!以后也决不会再向您老人家要钱。

果然,这家伙也真的说到做到。一年下来,粱善便将我的铺底金归完了一半。第二年便全部归完给我,还孝敬了一笔数目不小的资金。紧接着他的厂不断扩大,先是自己干,接着就请人干。我对他的事彻底放心了。也就放手让他自己去做,不再管他。

光阴荏苒,一转眼粱善也成了奔四的人。可这家伙出息得好,而立之年便事业辉煌。两口子任劳任怨,又互相取长补短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他在云南几个市县经营着这家颇具规模的汽配城,我是知道的,可他跑到果敢去经营香蕉,我还真不知道。因我自己的孩子与粱善走的是不同的路,我的孩子学成后进了国家旱涝保收的事业单位。对于个体经营的老板,我就有了另一世界的感觉。

我说:粱善,你在国内的生意经营得好好的,怎么想到跑来果敢经营香蕉了?什么时候过果敢来的?在我的情感世界里,果敢应是粱善的伤心之地。

叔,你不知道吧?也怪我平时没抽时间与您老人家说。我在果敢经营香蕉以有四五年了。现在,汽配城让妻子打理,我的精力集中在我的香蕉产业上。你问我怎么要来果敢,这缘由三言两语恐难说清。

不错,我的父亲在生命之花盛开的时候,命丧果敢。这在我心中留下了终生之痛。但我长大后,翻开果敢的历史,使我大吃一惊。果敢这块地方,历朝历代,原本就是我们中国人居住的。南明时期,由于中央政权变革,出逃果敢地区的官员被皇家追回,可在果敢生产生活的,大部分还是中华民族的子民。没落的清朝政府,虽然与英帝国签订条约,把果敢划入缅甸的版图,可英勇的果敢炎黄子民并没让缅政府夺去一寸土地。

果敢历来就是一块是非之地,也是一块流血之地。可尽管兴衰枯荣,风云叠变,坚毅的汉民子孙从没有打算逃离这块浸透着血汗的土地。我的父亲血洒果敢,成了成千上万血洒果敢土地上的汉民一分子,这样一想,我个人的悲痛似乎淡化了许多。骨子里增加的只有民族的愤慨。也就是人说的国仇家恨吧。

我说:既然你认为果敢是块是非之地,你为何还要来果敢经营呢?

粱善沉思一会,对我说:叔,我刚才已说过,果敢虽然是块是非之地,要在这块土地上生存发展,不但要流汗,或许还要流血。可我并不会因此而放弃。中国有句老话: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坚定我来果敢经营的原因,一是为了父亲的血,更是为了千千万万汉民子孙在这块热土上洒下的血。叔,不瞒你说,如今我已有个梦想,我把这1000多亩香蕉作为我的起点,我将逐渐收缩国内的产业来扩大果敢的经营领域,壮大壮大再壮大,直到把整个果敢这块地方的经营权全部集中起来。把果敢这块热土的经营权,牢牢攥在我的手里。

此刻,晴朗的天空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。广袤的香蕉林随之舞动起来,无数叶片的相互摩擦,汇集成巨大的声响,这声响似滚滚的雷声从天际传来,盖住了我一直在关注的小河流水的声响。

表侄粱善的话,让我感到从没有过的震撼。原本我不想提起他的父亲,怕引起他伤心难过。我想错了。如今我明白,站在眼前的年青人已经成熟,他的思想,他的行动,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之外。相比之下,这反而显出了我的陈旧落后,心里顿时生出一丝行将腐朽的悲哀来。

一群不知名字的鸟儿,快速从香蕉林里飞来,降落在离我们不远的灌木丛上。我仔细看去,发现它们并不是一个种群。有的比较大,有的却很小。它们的毛色有纯黑色,有纯红色的,有斑点花的,也有黄绿红相杂的。灌木丛上立即热闹起来,鸟儿们有的跳上跳下叽叽喳喳地叫,有的独立高枝亮开丽羽,翩翩欢舞,还有的相互在同伴身上跳来跳去,好象在向同伴求欢的样子。这么多种鸟儿显得很和谐,很悠然自在。它们从来也没有产生谁去伤害谁的念头。

我对粱善说:侄,叔很佩服你。自从你离家后,叔没多去关心支持你。让你吃了不少的苦头吧。

粱善说:叔,你别这样说。你们对我的恩情厚地天高,我心里记着呢。怪我一味地只想打拼,冷落了你们。没有时常陪在你们身边。等我在果敢建起了自己的家园,我就每年接您来果敢住上一段时间。让我们尽尽孝道。今年的香蕉很快要上市了,我还得去周边几个国家的客户走走。我的产品不在国内抢市场,我还与国内的朋友说,我们的生意都要做到外国去才有意思。我没有多少本事为国家的强大出力,但我努力生产,减少国家的后顾之忧,也算为国家的强大,尽了我的本分吧。我经常想,先父在世的话,也会赞同我的想法的。

侄儿的话使我很感动。此时,我对粱善不得不另眼相看。我们这些吃了一辈子“皇粮”的炎黄子民,埋头工作的时候,是不是想到了尽自己的本分。偏偏队伍里还有那么些吃里扒外的家伙,常常把人民积攒起来的财富不当回事,把大家的财富据为己有,海吃烂花,这不是丢人现眼吗?

香蕉林里再次传过来飒飒的响声。但这响声此刻来得悠然,来的舒坦,伴随响声而来的是一阵阵扑鼻的清香。这阵香气,沁人心脾,香透人的五脏六腑。这香气随风而去,飘得很远很远。

果敢的香蕉啊,怎么香得这么醉人呢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写于20158月,定稿2016729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