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精创文苑

精彩文学网络写手作品专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海人到香港  

2016-07-11 20:57:00|  分类: 第三届中国龙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上海人到香港

上海:黄华旗

 

    香港实在与上海很相似,所以到香港如像进了邻居家。但毕竟是邻居家,和自己家总是有许多不同的。

    比如,香港人的穿衣。

    六月的香港已是夏天,临去港前,特地关注了最近几天的天气预报,得知香港的最低气温在23度左右,最高气温在30度左右,依在上海的习惯,这样的天气人们肯定青一色的穿短袖。于是,彩云小姐(队员,肤白,小鼻子大眼,薄皮嘴,上海外国语大学阿拉伯语系本科毕业,看上去身高根号2,即:√2=1.414米,我身高根号3,即:√3=1.732米)为10天的考察期,从T恤到套装,准备带了整整9套短袖,想必已做到了有备无患。

    可一下飞机,发现来接我们的江小姐、严小姐却是长裙加薄羊毛套衫,不禁有点愕然。再环顾大街行人,人们穿法长短随意,厚薄共存,短到吊带衫,长到西装革履,“春、夏、秋”三季服装汇聚一堂,特别令人惊讶地是在30度的高温下,先生们的领带还那样有章有法,文质彬彬地紧扣在脖子上。不禁感慨,“香港人要风度而忘了温度”,于是怜悯之心悠然而升,“但愿风度翩翩的先生们不要成了氲鸡”。

    谁知,到港的第一天下午,我们首先尝到了“冻鸡”的滋味。一走进太子大厦罗兵威会计事务所,犹如进了一个冰冷世界,在空调制造的15度的气温中,穿着短袖的我,紧抱双臂。听着穿西装革履的小姐作会计事务的介绍,和寒冷战斗了近20分钟之后,小姐讲什么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渴望安徒生笔下的小姑娘那根“小火柴”和铜锣湾花园宾馆行李箱内的那盒“康泰克”。幸好,善解人意的香港小姐让我们喝点茶休息一下,猛灌两杯热茶,才让自己解冻,也就是靠着这两杯热茶的热量,才熬过两小时的听课。

    谁知,罗兵威会计事务所的15度仅仅是个开始,香港几乎所有的办公室,商店,饭店都遵循15度规则(据说香港使用的电都是大陆低价或免费输送过去的,不用白不用,用不掉也是浪费)。在真真切切的经历了一番“切肤之冻”之后,才明白:黑格尔不会错,“存在的就是合理的”,在国际城市香港的夏季扎领带穿西装,穿羊毛衫实在是有它的必要和合理。当然,要练就烈日下穿西装的功夫,就非一日之寒了。

    又比如在香港吃饭。

    吃饭,从来是个首要的问题,听说这次随市海外联谊会赴港澳学习考察,要自己解决吃饭和出行问题,所以,未雨绸缪,未到港前就早做准备,找了些资料来了解香港的吃,资料称:“据统计,全香港共有大小餐馆3万多家,平均不到200人就有一家,还不计那大排挡,面包铺和快餐食品的摊车。食品品种多,世界各地鲜美食品几乎都有;内容丰富,吃的形式多种多样,而且讲究”。面对如此言之确凿的资料,我要告诉你,在香港找一顿饭吃也不容易,找一顿吃得满意的饭更不容易时,请你务必不要惊讶,我们的经历可能只是个“特殊性”。

一般吃饭和自由活动时,我都与彩云小姐结伴而行(彩云是来自徐汇区海外联谊会的考察团成员,除团长是市海联会副会长外,其余均为各区县选派的一名代表参加;彩云找旅伴,首选的是浦东新区的大个子刘鹏,可他个子大胆子小,第一次出远门,除了在住宿宾馆的附近走走外,一直把自己关在房内看电视,他母亲告诉过他,香港还是资本主义社会,坏人多;我说香港、澳门是大都市,但也是小地方,可当作江苏的昆山和太倉,对我来说,到了香港随便走哪儿都不是问题),彩云对吃饭的理解比较狭义。“吃饭香,那就是吃米饭也”。

    第一天,初来乍到,严小姐把我们带到地铁站,请每人自己购买一张50港元的交通卡,然后再领大家到“美心快餐厅”用餐,彩云化24港币买了份米饭加双菇,我化18块钱要了份“直通快车面”。彩云的炒双菇其实是大白菜炒香菇,要说“双”也不假,小姐端给她两碗“双胞胎”——两碗一摸一样的大白菜炒香菇,那量可管三个彩云吃饱。我的“直通快车面”似面非面,有面的形状,又比上海的面滑爽宜化,确实嚼到嘴里很快化到了胃里,“直通快车面”倒也名符其实。

    晚饭时在中环吃的,中环是香港著名的金融贸易区,是香港的“上只角”。当然饭店,餐馆也是上档次的,只是考虑到口袋里有限的港币,我们决定找一家实惠点的中餐馆,寻寻觅觅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在维多利亚港湾附近觅得一家“夫妻老婆店”,女人掌勺,男人招待。我与彩云各花25港币,各买了一份炒饭,与只讲数量不求质量的“美心”相比,这里的饭菜有肉、有鸡、有蔬菜,荤素搭配合理,口味鲜美(也许和肚子饿有关)女人在厨房里一直问口味如何,男人热情有加,一再欢迎我们下次再来,这是我们在港吃得很满意的一顿晚餐。

    可最难忘的一顿饭,却是在太平山顶。太平山顶是香港的最高点,在太平山顶用餐,我们只有一个要求,眼、嘴同时受用。于是我们来到位于顶峰的一家饭店,居高临下的全景,玻璃结构的透明,很符合我们的心意。

    通过透明玻璃,向窗外望去,我们看到了整个山坡像铺上了毛绒绒的绿地毯,随着追光灯颜色的慢慢变换,山坡一会儿变成了玫瑰红地毯,一会儿变成了金黄色地毯,啊,又变成了……

    也就是在这太平山顶的顶峰上,饭店结构透明的玻璃使坏,先把我鼻粱架上眼镜撞歪,掉到了地上,然后是彩云的额头猛烈地亲吻透明的玻璃,隆起了一个大血包,在我发出小心玻璃的警示时间不到10分钟。问题是出在我身上,讲了一句可能不该讲的话:“在这太平山顶,好像做梦一样,我似乎有点像有皇帝登基的感觉。”彩云听后,迷惑地望着我问:“这香港政府的民政事务局能让我俩登纪吗?”……

    月亮冉冉升起,肚子里开始有响声,赶紧喊服务小姐,我花了108港元要了一锅泰国炒饭,彩云花了105港元点了一锅印尼西红柿蛋饭。等到俩锅饭端上来,我和彩云都傻了眼,真的是俩个铁锅饭,一个是黄褐色,另一个是红白色。一锅泰国炒饭量大,正常的俩个男人一餐也吃不完,且米粒坚硬,一股焦辣气味难以下咽;一锅印尼西红柿蛋饭,平常三个彩云也吃不了,这、这、这太浪费了吧!不过挖一调羹放到嘴里松软可口。

    太平山俗称山顶,海拔554米,一直是香港的标志,雄居香港岛的西部。漫步小径古道,俯瞰维多利亚港的香港岛,九龙半岛两岸,这里是最佳欣赏有“东方之珠”美誉的夜景。

    我一匙泰国饭再添一勺印尼饭,她一勺印尼饭又加一匙泰国饭,月亮在云中穿行,像灯笼一样,越挂越高.……沐浴着上帝恩赐的、温柔的月光,谈笑间,不知吃了、看了多少时间,竟然把泰、印尼两国的铁锅米饭给消灭了,光盆——一点也没浪费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香港回归二年,19997月,于上海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