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精创文苑

精彩文学网络写手作品专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国、意大利文化交流  

2016-06-07 21:39:59|  分类: 第三届中国龙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国、意大利文化交流

----读黄尚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断想

作者:吴绍


收到嘉定文友黄尚先生寄来的一部小说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,嘱我为此书写一篇书评。我看着此书淡蓝色的封面,只见沧海浩瀚,洪波涌起,风起云涌,诡谲多姿,一艘三桅巨船乘风破浪。看着书的封面,看着这个诱惑人心的书名,首先使我联想到英国小说家戴维·赫伯特·劳伦斯(David  Hebert  Lawrence,)写于1928年的《查特莱夫人的情人》,给人以遐想,两本书的书名真有相似之处,我想,黄尚先生在命名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这本书的书名时,大概联想到劳伦斯的这本书,受到启迪而为这本书取了这本书的书本。当然这是我的猜测。

既是马可·波罗情人,我想此书一定离不开情字的描写,情字一定贯穿全书。灯下,我一口气读完此书,发现此书果如书名。情是文学创作一个极为重要的题材,既是爱情不是文学创作永恒的主题,但它是一个重要的题材绝对是不错的。由此,我联想到明末清初的张潮在《幽梦影》中说:“情之一字,所以维持世界;才之一字,所以粉饰世界。”确实,在小说创作中,情之一字是维持作者小说世界的重要元素。在小说创作中,对情的描写只有恰到好处,才能使作品增添趣味。情的描写要讲究艺术性,作者写时要自持,要自控,要有度,不至漫然无节。无论是写诗,写词,写散文,写小说,都要讲究情、韵、气,古人说:“情欲其缠绵,其失也靡;韵欲其飘逸,其失也轻;气欲其动宕,其失也放。”所以,既写“情人”之书,当然要写情,但对情字的把控需注意。再此,我不想评论书中的具体情节,因为我即使要谈,也未必谈得清楚。但由此引发了我对文学创作中重要元素和内容的“情”字的不少联想:

情是人类一切动作的原动力,情是文学创作丰厚的土壤。古今中外很多作家的优秀之作都离不开一个“情”字。无论是《红楼梦》、《金瓶梅》、《查特莱夫人的情人》,都离不开对情的描写,皆来自于作者自身对情的理解和把握。

想到这一情字,又使我想到清代我佛山人(吴沃尧)在《劫余灰》第一回中的一段话:“情,情,写情,写情,这一个情字岂是容易写得出,写的完的么?……大约这个情字,是没有一处可少的,也没有一时可离的。上自碧落之下,下自黄泉之殇上,无非一个大傀儡场,这牵动傀儡的总线索,便是一个情字。“……自从世风不古以来,一般佻挞少年,只知道男女相悦谓之情,非独把情字的范围弄得狭隘了,并且把情字也污蔑了,也算的是情字的劫运,到了此时,把情字也变成了劫余灰了。”

    小说需要巧妙的艺术构思。陆机在《文赋》中谈到作家在构思时的状况:“其始也,皆收视反听,耽思傍汛,精鹜八极,心游万仞。其致也,情瞳胧而弥鲜,物昭晰而互进,……观古今于须臾,抚四海于一瞬。”在小说创作中,作者有没有巧妙的艺术构思决定了小说成败。情节可以创造,细节必须真实。情节的创造来自于作者的想象与联想,细节的真实来自于作者对生活细致地观察和思考。《马可·波罗游记》许多人都看过,但未必在看过后从中受到启发,大胆地进行巧妙的艺术构思。而黄尚却能从读此书中获得灵感,抓住书中的一个情节大胆想象与联想,巧妙构思,写成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一书。

古罗马贺拉斯在《诗艺》中说:“用自己独特的办法处理普通题材是件难事。”黄尚的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的艺术构思无疑显示了他的智慧。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一书的构思的触发点来自于《马可.波罗游记》(冯承均译《马可·波罗游记》,安徽人民出版社2012年8月第一版)第一卷017、018节中的两个情节:

 会东鞑靼君主阿鲁浑之妃卜鲁罕(Bolgana)死,遗命非其族人不得袭其位为阿鲁浑妃。因是阿鲁浑遣派贵人曰兀剌台(Oulatai)、曰阿卜思哈(Apousca)、曰火者(Coja)三人,携带侍从甚众,望大汗所,请赐故妃卜鲁罕之族女为阿鲁浑妃。

三人至大汗所,陈明来意。大汗待之优渥,召卜鲁罕族女阔阔真(Cogatra)者来前。此女年十七,颇娇丽,大汗以示三使者,三使者喜,愿奉之归国。

会马可阁下出使自印度还,以其沿途所闻之事,所经之海,陈述于大汗前。三使者见尼姑剌、玛窦、马可皆是拉丁人,而聪明过人,拟携之同行。缘其计划拟取海路,恐陆道跋涉非女子所宜,加以此辈拉丁人历涉印度海诸地,熟悉道路情形,尤愿携之同往。

他们于是请求大汗遣派此三拉丁人同行,盖彼等将循海道也。大汗宠爱此三拉丁人甚切,前已说过。兹不得已割爱,许他们偕使者三人护送赐妃前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017  尼姑剌、玛窦、马可之求大汗放还本国

 

元朝忽必烈大汗派特使马可·波罗、尼姑剌、玛窦备船十三艘,从海路出发,护送阔阔真公主去伊尔汗国与可汗阿鲁浑完婚。但是在《马可·波罗游记》中对护送阔阔真的过程叙述很简单:“船舶预备以后,使者三人、赐妃、波罗兄弟同马可阁下,遂拜别大汗,携带不少随从及大汗所赐之两年粮食,登船出发。航行有三月,抵南方之一岛,其名曰爪哇(Java)。岛上奇物甚众,后再详细言之。已而从此岛解维,航行印度海十八月,抵其应至之地。他们所见异物不少,后此言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018  波罗弟兄同马可别大汗西还

 

如果我们通读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全书,只得感叹此书的作者黄尚构思想象的巧妙和丰富。作者写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一书,是借《马可·波罗游记》中的这两个情节内容为全书的出发点,或者说是此书的写作背景,然后大胆驰骋想象和联想,将自己所熟悉的知识巧妙地编织起来,构成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一书。构思可以由生活启示,可以由读书启示,可以由经历、体验、经验启示,可以由传闻、传说启示……正如谢冕先生所说:“精巧的构思必定是对生活巧妙的改造。(谢冕《构思》)而黄尚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之所以能够成书,与作者读书的用心、巧妙地构思、运用广博的知识是分不开的。

 

在小说创作中,题材是极其重要的。阅读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一书,读者可以感到,书中的内容是比较丰富的。书中内容用杂采诸闻,连缀成书,并不为过。在题材内容上,有的写荒岛奇事,如,人与信天翁大战,人与野狗群之战;阿拉伯人捕鲸,有的写个奇异民族之风俗,诸如蒙古族、食人族、吐蕃、俄罗斯人之风俗、服饰、生活习惯,怪婚奇闻;有的写奇异动植物,如人猴、亚洲犀牛、吃人树、大乌贼;有的写荒漠鬼魂;有的写异国女子、男人之风习;有的写佛像尸体,清真寺惨案;有的写大汗大帝征战功绩,大汗私生活,大汉的宴会;有的写投胎转世;有的写古希腊罗马神话;有的写大都皇宫之壮伟;有的写中国书法艺术,中国诗歌艺术,中国精妙医术;有的写奇珍异宝……总之,书中所载,大都靡丽怪奇之事,大都托之于马可·波罗所述。从书中所记来看,这些所记内容似多有所本,然作者又不乏渲染,其所记之奇闻殊俗,连缀于故事讲述之中。这样的写法,似让读者理解到作者的写作意图,想以一个接一个的奇异故事吸引作者之眼球。作者偏重于具象的叙描和主观动情的表现,尽量使全书具有趣味性、可读性。作者以这样的题材内容来铺展全书的内容,可见其处心积虑、良苦之用心。这似乎也让读者看到黄尚先生想以自己的审美理想和创作思想、文化传统来吸引读者的阅读兴趣,从而使小说具有鲜明的亮点。

一部小说的主题到底是什么?采用怎样的题材内容来表现全书的主题?所用的内容是否符合书名,这都需要作者的细心斟酌。内容与主题、书名相匹配的小说才有可能成为优秀小说。但是我们仔细斟酌这部小说,发现从小说的的题材内容和表现方法来看,与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的书名是否相匹配,是有待商榷的。按照书名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,全书的内容应侧重在“情人”生活内容的的铺展上,而本书却将题材内容的重点放在奇俗异事地铺展上,这似乎与书名存在差距,有点不符合。如果改成《马可·波罗与情人的海上探游》就比较切合本书的内容。不知此意见恰当否?

由此,我想到了鲁迅先生在《关于小说题材的通讯》中的一段话:“选材要严,开掘要深,不可将一点琐屑的没有意思的事故,便填成一篇,以创作丰富自乐。”也使我想到了《歌德谈话录》中的一段话:“如果题材不适合,一切才能都会浪费掉。”对于作家来说,如何处理题材和内容,永远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。

对于一部小说来说,立意是最为重要的。清代王夫之在《夕堂永日绪论内编》中说:“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字,俱意义为主。意犹帅也。无帅之兵,谓之乌合。”曹雪芹在《红楼梦》中借书中人物之口说道:“词句究竟末事,第一是立意要紧,若意趣真了,连词句不用修饰,自是好的。”那么,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要表达的主题到底是什么?从作者的《后记》来看,并未看出此书鲜明的主题。若是“是职责、是游记,也是一种‘探险游行。’”从所写内容来看,比较符合本书中所写的题材和内容,但它又与书名不符,有矛盾。对于一部小说来说,如果主题思想清楚有力,书中的一切题材内容、构思方法、语言表达方法、情节处理方法、甚至书名、书中章节的标题和作者要体现出自己的情性,都应循着主题所设定的轨道来运转,以此来彰显出鲜明的主题。我想,如果这部书今后要修改再版,主题思想一定要明确,要与书名匹配,这样才能增强这部小说的艺术魅力,提高这部小说的文化品位。

五 

以上是我读了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艺术后的几点思考,提的意见不一定对,仅供参考。其实《《马可·波罗情人》一书写的是很有特点的,例如,书中表现了作者广博的知识,地理、历史、民族、风俗、奇闻、异说、文学、书法、医学、宗教、建筑、自然景观等材料,作者能将自然景观、人文景观通过优美的文字叙描出来,连缀于字里行间,以增此书的文化性、知识性,可以说,融可读性、趣味性、知识性于一书 ,是这本书的一个鲜明特点。而这与作者“双脚‘探游’过世界的五大洲……二十多个国家的一百多个自然景观、历史古迹、建筑文化”以及广博的读书是分不开的。而书中所展现的这些珍奇异闻,对于读者来说,具有极大的吸引力,它能够开拓读者的视野,普及人类和自然世界的文化知识,增添文化知识的积累。对于读者来说,无疑是有益的。另外本书在铺展题材内容时,大都采用对话方式来讲述故事,推进全书的发展,这应该是本书鲜明的一个表现方法。全书的语言非常流畅,有的很有文采,充分展现了坐着的想象与联想能力,以及很好的文学素养。由此也可看出,作者再写此书时是下了一番功夫的。最后,祝愿黄尚先生勤奋思考,努力写作,写出更多优秀的作品,为我国的文学创作添砖加瓦,丰富人民的精神生活。(2016.4.14) 

华旗:看了你的大作,又看了《马可·波罗游记》,写下自这篇自己的断想。文中的意见不一定对,是否有点批评过头了?但望“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”。看完此书,我还是很赞赏你的才气,广博的知识和大胆的构思。

此文你自己看看就行了,不必拿出去公开。我是直话直说的人,不妥之处,祈请谅解。因为我写此文并无恶意。完全是从文学批评的角度来谈的。本应写一篇万字稿较好,但我知道这要花费你许多期待的时间。故写了此篇4000字的文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6414   

(作者为副教授,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) 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