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精创文苑

精彩文学网络写手作品专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写在后面的话  

2016-06-13 21:26:42|  分类: 第三届中国龙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写在后面的话

        ——张斤夫老师与我谈创作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湖北:肖意哲


学无止无境,艺无界无疆。国人有好学者,古往今来比比皆是。名师不摆架子的,听说过很多,张斤夫老师却是我见过的其中之一。

文者相斥,是说入道不深的文人吧。我却认为,有道者,相亲自然。诺大的上海,在我相识的众多文人中,斤夫老师的文章独树一帜。能有机会互动之,更是有幸之幸。

最高兴的是,能请到老师寒舍一叙,是莫大的荣幸了。足见张斤夫老师不弃粗茶陑碗之粗糙。

这一天,我们说好时间在北桥地铁站等的,我按时驾车去迎接,地铁站外的公交道不能停车的,怕老师没到,就准备开过地铁到前等待。过地铁时向门口瞄了一眼,见老师正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我。我冲他方向大叫:“张老师,张老师··· ···”他却一点没听见,还准备向路口走。我赶紧在前面能停车的地方泊车,再打电话给他说清楚我的位置。

虽说他年过七旬,文者心态平和,阳寿必然高上。他不仅精神烁键,语音洪亮,说话句句直来直去,犹如驮竹杆进弄堂,直而不拐。

谈及文学,从古到今,从中及外,名篇巨著如昨日才读一般之清晰,讲解一段,如今晨植入精髓一般。他谈到的名著,我有的早读过,有的只听说过,有的却没从来听说过,足见斤夫老师知识之浩瀚。

他讲一段就问一声:“读过没有?”如回答未读,他会说:“没读过,说,你又不明白!”如说读过,他说:“光读过还不行,要了解作品的精华之所在,他好,又好在那里。”

害怕忘记了斤夫老师所谈之妙文,想到通过录音再放,体会会更深刻些。今天再放那段录音,整理一小小段落,今后不听录音,也好领会着,亦能分享。

他告诉我,写作要通过形态把要表达的事情讲给别人听,又要通过肢体语言描写表达出来,生命意识的感情描写,生命的感觉就不一样,视觉,嗅觉等各不相同。如莫言描写一家人重男轻女,或者说只想生男的,莫言在书里面写道,老爹问儿子:“生的儿子还是女儿?”儿子说“儿子女儿一个样。”老爹上前一巴掌说:“混帐,什么一个样,就生男的!”就这一巴掌,把封建社会打得活灵活现。光这一巴掌莫言写了六页纸,这样就通过语言和形态表达了故事要说的。

老师情不自禁地笑了笑说:“说多了,变成讲课了。有本书是马尔克斯《百年孤独》,写一个不愿退出人生舞台的老人,写老太太到80岁了,感到自己不行了,眼睛可能不好使,就听声音。闭上眼睛听这是儿子的声音、这是女儿的声音。这是孙女儿的声音。到最后能听出谁说的声音和谁动作的声音了。到了一百多岁的时候,听到家里乱哄哄的翻箱倒柜的就问什么事,回答说重外甥女儿的戒指不见了。老太太讲了一句话说,你在灶台上看看有没有。家人跑过去一摸,果然在那里,上面还全是灰尘。一家人全怪了,纳闷了,有的问,我们都找不到,你怎么知道在那里呢?老太太说,五年前,我听到那大嫂走过去放了颗东西,我想,肯定是那戒指。五年前放了颗东西,她都知道。百年孤独就这样写,我们要写好作品中,就要懂得借鉴。”

我说:“我以前写过武侠小说,写了很多,大概有十几回。一次拿到报社给编辑看,谁知他看也不看说了句:‘武侠小说,不是真正的文学作品,难登大雅之堂。’从那以后我就不写武侠小说了,说到诗歌,算正直的文学作品吧,于是我天天写,有时一天多达十几首诗,最少也有几首。拿到另一家报社去,编辑说:‘你这是美文,别人看不懂,你要写大众文学,别人都能看懂的。’再后来。我的诗大多是直述其言的,修饰得少。”

老师边从袋子里拿出我开工作室时送给他的书说:“老肖啊,磨刀不误砍柴工,很多诗人也有直叙其言的作品,不见得不好。你写了这么多字,不要放弃。你的书,写得很好,方言用得好,语言纯朴。最不好的就是怕人家不懂,在句子后面加解释。你这些书里都是好的素材。要加工下,会更好。你家里有条河,是叫九资河镇吧,你从河边来到上海,书名改成《河与海》。《一路走来民风民俗趣事》也是本好书,不该用括号解释了,让别人去找你要说的意思。写书,洋起来容易,想土起来却难得很。”我打开书本一看,老师在书前面有批改,说出了自己的意见。老师对我二本书作出如此高的评价不说,还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,书岂能再原本给他,于是说:“这书有老师批改,给我好了,我再拿给你新的一套书。”

老师又说:“1987年我们参观宝钢建设工地,要写作的,每个人想到写宝钢的建筑等都是眼能见到的,宝钢在‘轰隆隆’的响,改革开放地动山摇呀,别人肯定会写,我就不写他,当时我想,这个别人都写了,我写什么呢,走到江边,突然飞起了一只海鸥,我眼前一亮,这里有事,可以写,海鸥在练基本功呀,等到十年以后,宝钢发展壮大了,你不练习飞,就飞不过宝钢了。这就是我的视觉,我的构思,后来上海电视台配音朗诵。大家想,绝了,都没想到这样写。海鸥不练习基本功,就看不到宝钢的美景了。”

“1964年,我在北京军事博物馆看‘雷锋事迹展览,’每个人都要写几句话,我也要写感想呀,别人肯定写雷锋的活动与精神,我不能重复呀,写什么呢,我站在后面排队,突然看到有个小姑娘站在那里不动了,后面人说,‘快写,快写!写好了我写。’临到我写时,我想了一想,就写,‘这钢笔就像是火把,从这个人手里传到另外个人手里。传到小姑娘手里的时候,她的眼泪哗啦啦地滴在留言簿上。’”老师再三强调,“要写,就要写别人看不到的东西。一定要有构思,有形象。写细些,写深些。这样才能感动人。”

与老师谈了好久,他的茶水冷了,口渴了,都没有看一眼茶杯。

人生,有许多的机遇,可遇而不可求的。好几位文学界的老师都对我说:“遇见斤夫老师,是你的荣幸,经他手栽培出许多知名作家。老师作为《上海文学》编审,复旦大学中文系校外导师,从来没有摆任何架子。”是呀,在常人的眼里,怎么看,他也是位极为普通的人。正因为这种普通,典就了他人生的高度。

我们谈了好久,都没有注意时间在飞逝,刹那间过了几个小时。我的脑袋笨,没有完全领悟先生语言之精髓,简短的后序,权作温故知新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